沉眠殃野.

=殃也

我的太阳啊,我追逐着您呢。

【双金】 Traveler

 啊!!!阿落爸爸!!!尖叫!!!!!

小生劇場:

◆一个疯狂的空间,一个狂气的双金
◆笔者也疯了

“医生,我病了。”

下午一时三十分,刚好是上班的时间点。金发现那扇紧闭的房门终于舍得开启,于是条件反射般从走廊等候的椅子上弹起来,像只受惊的幼猫。尔后歪头凑近瞅了瞅,似乎想从门口便观察出什么名堂来,遗憾无果,眼帘中一片花白令他只得搔了搔头,叹口气认命地踏入其中。

金径自坐在候诊座上,正面对医生,他是唯一前来就诊的人。由此免除乏味的排队之刑,踢开繁复的开场白,金收敛起打量的神情如此说道。至此他忽然产生一种错觉,仿佛躺在手术台上毫不犹豫地解剖自己,心肺全部捧着暴露在旁人眼前。

医生是具面无表情的人偶——绝非什么蹩脚的比喻句,他、或者说它规矩地身裹白大褂,端正而严谨地囚在座位上。被压在玻璃下的病历卡忠实地记录着金的基本信息,照片一贯灿烂的笑颜。这时金却在想,若是用马克笔勾上嘴巴,医生也会笑吗。

虽然且幸好仅局限于设想,金恹恹地垂下目光。他继续不着边际地想解剖,想心脏在手心中嘭嘭的跳,倒计时的炸弹在徒劳挣扎,最后氧气燃为灰烬,落在眼底沉淀出一个身影。于是金甩甩头,仿佛要把一切抛弃在脑后,他已经得到答案,但仍将目光重新停在它的脸上,郑重其事地说:“医生,我病了。”

这真是一个有趣的世界,金想。

包括而不限于光怪陆离的天空、纯白的医院与人偶大夫,自动更新的病历卡照旧诚实地浮现勾勒出轮廓线条,原来是因为那家伙啊——金恍然大悟。彼时再朝医生看去,面具不知不觉同化成画中模样,金笑着,他笑医生终于会笑,而医生为金笑。于是两个相同面孔的人相对而坐,湛蓝与黠红与金与银。

“钟声响了…”

钟声响了。不肯停歇的石英钟咔哒作响,指针飞速倒旋至重合。已经十二点了呀,不知是正午还是深夜,没有饥饿感,没有真实感,金猛地跳起身来,它便循着动作机械地扭头。

他开始奔跑,冲出纯白的医院、跨过逆流的河川与岩浆、穿梭在光怪陆离的天空之下,金看见鲜花与鲜血共存,听见礼赞与嚎哭的交响,他便止步于尽头。那儿似乎什么都没有——啊,出现了,隐匿在黑暗中的少年微笑着迎接金的归来,于是两个相同面孔的人拥抱,湛蓝与黠红与金与银。与黑与白。

金听到心脏的高鸣在耳畔叫嚣、扑通扑通、想必是这世间唯一且最动听的爱语罢。金说,我回来了。

END.

评论
热度(45)
  1. 沉眠殃野.小生劇場 转载了此文字
    啊!!!阿落爸爸!!!尖叫!!!!!

© 沉眠殃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