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殃也.

请阅读

头像@雨来佳
cn君陌然或者殃也
主双金的杂食请注意
日博站内转载ok请不要站外转载
是一个愚人,愚昧无知还非常任性

我画画:1.画自己喜欢的东西 2.画喜欢的人喜欢的东西

感谢您的关注,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博客稳定性运行👆👆👆👆👆👆👆👆

【双金】Tyrant

我以刀厂的名义保证,小亦亦的这篇特别甜! 疯狂哭泣

MAO:

编造一段不存在的过去



1、不自量力挑战双金,大家……理智观看(土下座)


2、非常我流的双金,非常非常


3、给 @地下街的老流氓. 的礼物,看了你的六一贺图后,觉得有必要让你感受一下北极圈的温暖,零分看图说话,不要嫌弃我


4、提问,金对黑金金的称呼变了几次?(快来评论和我交流双金,快来快来)



————


金第一次看到“它”还是有点怕的。


这可不能怪我,毕竟谁也不能命令一个五岁的孩子看到一团黑漆漆还隐隐冒着红光的暗雾时,不慌不乱,像格瑞那样冷静对吧?


尽管只是在梦中。


金不安地蜷缩在角落,黑雾在他眼前膨胀、扩散、再一点点地聚合,然后轻飘飘的雾变成了黑沉沉的线,乱糟糟的缠在了一起。


他把怀里大大的大白熊抱得更紧一点。


这个梦好长啊,姐姐为什么还不叫我起床,我腿都麻了qwq


金忍不住再看了两眼“黑雾”,却发现被黑线纠纠缠缠包围的中心一只红色的眼睛正盯着他。


“哇”他发出小小的惊呼,把大半张脸藏在大白熊身后,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和“红眼怪”对视。


有点酷。


这个有着金发碧眼的男孩从来都是无畏的冒险家,被仿若停滞了的时间磨掉了他难得的恐惧后,一颗被好奇组成的心,开始蠢蠢欲动。


“我还没有看过红色的眼睛诶!”他压低了声音,偷偷摸摸地跟大白熊咬耳朵,“反正只是做梦,我觉得去近距离看一下才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该做的,对吧?”


他的同伴不回答他,金一边小声抱怨着“梦里都不跟我说话,我会不喜欢你的”,一边小心翼翼地靠近“红眼怪”。


“近看更酷了!”金忍不住赞叹,一直安安静静的“小怪物”让他大大的放松了警惕,他甚至开始拽着大白熊的手围着“小怪物”团团乱转,把他360°好好的看了个遍。


而那双红色的眼睛就那样盯着金,金围着他转圈,他就跟着原地转圈。


金摸着下巴想,这场景有点眼熟啊——这个“小怪物”很喜欢我嘛,那么喜欢看着我,就跟我喜欢跟着格瑞一样!


“看在你和我那么像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开始吓唬我了!不过你到底长什么样子啊?黑漆漆的,这些‘线’是你的头发吗?天呐!竟然比姐姐的头发还要乱诶!”


金好奇地去摸那些时隐时现的黑线,结果它们竟然一碰就消散了。他还在暗自可惜那个冰凉凉的触感,就看见那只如同玻璃弹珠般漂亮也如同弹珠般可冠之死物的眼轻轻地眨了一下。


“它”睡醒了?


一瞬的茫然过后,是实打实的恐惧——我、怎么在天上飞?


金整个人被黑线裹住,漂浮在了半空中,他仿佛被寒冰冻住,寒意从脚底升起,瞬间侵蚀了他的身体。但又像是一条毒蛇攀附着他,细密的鳞片紧贴他的皮肤,吐着蛇信检查着自己的猎物。


“啊啊啊啊啊啊啊!!!!!别吃我啊!我不好吃啊啊啊啊!”


“嘭——!”金的挣扎似乎惊怒了怪物,下一秒,怪物就把这个不识相的家伙狠狠地从高空抛下。



“啊——痛!”


幸亏金骨骼清奇,毫发无伤,并且麻利地从床底爬了起来。



————


金第二次见到“他”是完全不怂的。


他一进到那个黑压压的梦境,就握紧了手中的树枝——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把“他”的头发搅得乱七八糟!


本来,如果只是从床上掉下去,金是不会记恨对方的。但偏偏那个人不仅吓唬他还扣留了他的大白熊!虽然很神奇,虽然很酷!但你不能抢我的东西啊!


五岁团子金不满地鼓起了包子脸。


“喂!那边……那个人!”


金最终还是把“怪物”两个字吞了回去,他实在没法对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叫“怪物”。


好吧,也不是完全一模一样。


“他”虽然和金五官一致,也穿着和金一模一样的衣服,五短身材更是学了个十成十,但不一样的地方也多——那个“人”没有我被姐姐夸赞过的灿烂金发,也没有湛蓝的、只和格瑞衣服颜色差一点的眼睛!


银色的发没有他的金发灿烂,血红的眼也是暗沉沉的,虽然看到他的时候亮了亮,很好看……不是!不是!是他手里还抱着他好看的大白熊!


可恶!抢走了我的大白熊还假扮成我!


“喂!你!”金鼓足了气大喊一声,“把我的大白熊还给我!”


把“黑雾”状态的安静继承下来,如同一个漂亮木偶般的“人”嘴唇蠕动了一下,金立马把树枝横挡在自己面前。


“……金?”


“诶?”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


“你干嘛用我的声音?”


(梦里都不跟我说话,我会不喜欢你的)


“金、金、金、金、金、金……”那个“人”突然跟金家里的老唱片机一样,开启了无限卡碟开关,不断重复着金的名字。


“你、你干嘛!”


“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


这人舌头都不会打劫的啊。


“啊啊搞不懂了!”金泄气般把树枝往地上一丢,小跑着到那个人面前,捂住了他的嘴,“总之你先不要说话!”


世界瞬间清净了。


不懂不懂,这个人明明用那么可怕的眼神看着他,还一边诡异的笑一边重复他的名字,但金却没办法从心底害怕他——难道是因为他和我长着同一张脸,我看着自己的脸比较安心?


这个人眼神还是黑沉沉的,透不进一点光,但金就是觉得,他有点像小动物,完全没有杀伤力,尤其是对方看到自己还会露出那么开心的“笑”……


哦,对了。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笑,我……有点怕?”



————


金第N次勾上了他的肩,一如既往的兴奋。


“金。”


“在在在!我跟你说,今天我和姐姐还有格瑞去森林里了!但他们都不肯我一个人去玩,好吧,虽然还是大家一起比较开心吧,但是我真的很想去摸泉底那块石头啊,跟姐姐和格瑞一起去的话就肯定不能自己找了,还有……”


他一开口就是絮絮叨叨一堆话,光揽肩不够,还一边把身子往对方身上靠。


“你身上真舒服,冰凉冰凉的,你不知道,现在外面可热了!”


“金。”


“我在~姐姐都不知道现在我每天睡觉梦里都有一个‘大冰块’~姐姐还以为我不怕热了哈哈哈!”


“金。”


“虽然我的名字很棒,而且我知道你在很认真的听我讲话——但是!我昨天教了你什么?”


“对金要温柔的笑,对别人保持最开始的笑法。”


“错了!是如果有人要欺负你你就那样笑吓唬他,但对朋友要温柔的笑!”


金点点他的额头,莫名有种当了哥哥的错觉。


“还有,不要重复叫我的名字!把我教你的日常用语都说出来!来吧!”


“好的。金。今天。很好看。”


“不错不错,今天断句都对了~”金高兴地抓着他的手,“再多练习练习怎么样?”


“金。很好看。”


“金。眼睛。蓝色的。”


“好看。”


“金。吃饭了吗。”


“晚上好。”


“金。和我玩。”


然后,他挂着僵硬的笑容等待金的答复。


就是这种时候,无论他表情和语调有多么怪异,金也知道,虽然这两年都是自己在引导着他,但其实自己才是那个被爱着的人。


金有时候会思考很多东西,在每一个安静的夜晚,梦中之人深深凝望他时。那只镜中的猛兽有着锋利的獠牙,却在金面前乖乖收敛。


宝贵的善意要好好珍藏。


那我要如何回应他呢。


“我也超喜欢你的眼睛!”


“晚饭吃得超级饱!”


“晚上好!”


“我会陪你玩的。”


毕竟,他是爱着我的吧。



————


金第一次问出这个问题,还是有点忐忑的。


“你想不想有个名字啊?”


“名字?金帮我取吗?”


“不是不是!”金立马憋红了脸,大幅度地挥着手解释,“当然是要你自己取,我、我不能帮你取……”


“为什么?为什么金不能帮我?”


“因为……你有自己独立的思维了,姐姐说一个人独立了就应该自己为自己做主,像我如果被别人随随便便取了名字的话,我肯定会不高兴的,因为这个名字可是超级爱我的父母取的!”


虽然开始还是胡说八道,但最后竟然变得十分有说服力!嗯嗯,不错不错。金在内心默默地鼓掌。


“爱是什么?有爱才能取名字吗?金不爱我吗?”


呜哇!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我们……比较特殊,我不给你取名的原因就是……我爱你……”


金发誓,他竟然从对方那双黑沉沉的眼里看到了迷茫!


事到如今也不好告诉对方,他想帮他取名字。不,是金想和他分享“金”这个名字。他们拥有相似的外貌,之前说过,金有种当哥哥的错觉,但其实在金眼里他还是那团轻飘飘的黑雾。有时候金会忍不住想,他们共享一个梦境,那如果再让他冠上自己的姓名,他是不是会变成真实?


一个真实的、和他有着特殊联系的存在,这对天生怕寂寞的金有着强大的吸引力,仿佛是来自深渊的吐息,一字一句中都是香甜的诱惑。


但是不行。


他可能会高兴地接受自己存在形态的变化,但金不能那么自私。


姐姐说过,人要很努力的开心的活着。


金觉得,自己有义务让他学会怎样“努力的开心”,再试着去活着。


【我很爱你(自己)。】


金斟酌着语言。


“爱——是我能给你的最好的东西。”


“……”



————


毫无预兆的,魔鬼就被粗心的孩子唤醒了。


魔鬼有着银色的发,他癫狂地大笑着,血红的眼却黑沉沉的,透不进一丝光。


比起猎手,魔鬼更像是一只被逼到绝境,开始反扑的兽。


因为他在小心翼翼地保护他的“爱”。


他的“爱”,有着灿烂的金发和阳光般的笑容,“爱”会眨着湛蓝的眼呆呆的看着魔鬼,“爱”对他说——


“我爱你。”


“爱是我能给你的最好的东西。”


骗人的吧。“爱”在白昼里从不想起我,只在无人陪伴的深夜寻求我的帮助。他平等的把笑容分个每一个人,却只把痛苦加在我身上,这就是他能给我的“最好的东西”?


你知道的,我是你的。我是你的寂寞、我是你的痛苦、我是折磨你的黑暗,我是一切你不想面对的东西。不要尝试接触我、不要尝试驯化我、不要尝试爱我。


我是你的。


金,爱是带着剧毒的。


————



金第一次知道原来参加凹凸大赛就能改变很多很多人的命运。


虽然曾经连赋予一个人姓名,他都失败了,但他现在对凹凸大赛很有信心!他一定会成功!


金的姐姐有一段时间,经常用忧心的表情看着他。


是因为那段时间睡得太久了让她担心了吧。


格瑞曾经有一段时间,经常用古怪的表情看着他。


是因为那段时间睡得太沉了让他寂寞了吧~


金五岁的时候有只特别特别大的大白熊,结果竟然送人了。


因为对方好像特别舍不得我,我就把大白熊留下陪着他啦!


金好像对一个人说过“我爱你”。


我像爱自己一样爱着他!


金要永远和我在一起。


不行的,我还要去姐姐和格瑞那边,抱歉啦。


金最后一次做梦……


诶?我从不做梦的!



————


“您不爱我。”


“我爱你呀?”


金,爱是什么?


(爱——是我能给你的最好的东西)


不是的。


爱是残忍、贪婪、寂寞、色欲。


我想将你狠狠撕碎,我想吮吸你的血,我想将你永远困在我身边,我暴虐的心在你的胸膛里跳动着。


它在叫嚣着——


“Love is a tyrant(暴君).”


“爱,是我。”


评论
热度(62)

© 生病殃也. | Powered by LOFTER